位置:首页 > 自学考试 >

北京中小学校长“出身”呈现多元化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6 02


核心提示

“怎样看待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中国科学院大学等的毕业生选择去当老师?”不久前,在某知名网站上,一位北京市中学生题主的问题,引来1269个关注,526579次浏览。

今天的新教师,有可能就是明天的新校长。今天的教师不再全是师范生出身,就意味着未来的校长也不再全是师范生出身。有研究表明,校长的“出身”与经历对办学和管理影响至深。目前,北京市中小学校长的“成分结构”如何,呈现了一种什么样的格局,带来了哪些影响?


有趣的电子制作活动。 摄/通讯员 周良


■现象分析


“出身”综合院校的校长数量增多


记者调研整理了70余位北京市中小学校长的公开信息,统计发现,以往校长几乎清一色毕业于师范院校,然而伴随着教育的发展,这种“大一统”的局面被打破了,毕业于综合性院校的校长越来越多,京城校长圈的“出身”格局发生了新变化。


记者盘点发现,在这70余位中小学校长中,有10多位中学校长是非师范出身,“出身”综合院校的校长数量不断增多,这个群体中不乏名校长,例如北大附中校长王铮、人大附中西山学校校长舒大军、北京一六一中学校长吴伟东、地大附中校长王彩萍、日坛中学实验学校校长闵慧、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云岗中学校长张进兵等。他们不在学校的“掌门”位置上取得了突出的办学成就,更是在引领区域教育发展方面做出了显著贡献。


而其他的30多位中学校长,则几乎全部接受过高等师范教育,有的还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。而20多位小学校长全都有师范教育背景,其中许多人具有本科第二学历,像北京实验二小校长芦咏莉拥有北师大教授这一头衔的“专家型”校长也并不鲜见。


调查结果显示,与小学相比,中学校长学历结构多元化趋势更加明显。


北京市教育志编纂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壑认为,近年来,非师范出身的中小学校长呈现增多趋势,这是一种好现象,对校长队伍建设将产生积极的影响。非师范出身和师范出身的校长各有优势,关键在于自己如何在工作中不断地学习、提升。


“能否当校长与个人的学历背景没有必然关系,而是与个人的综合素质等因素有关。”李壑副主任表示。



师范院校“出身”的校长仍是主力


我国的师范教育始于1897年的南洋公学师范院,至今已有100多年历史。建国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国中小学教师基本由师范类院校培养,中小学校长也多是师范出身。


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,1972年,北京市各区县陆续恢复中师,直接为本地区培养小学师资。到1998年,北京市有市教委直属师范4所,区县师范15所,中央部委师范1所,共计20所,学校校均人数679人。


本次记者调研的20多位小学校长中,有23人曾经接受过中等师范教育。从他们参加工作的时间推算,正是这20所师范学校,培养了当今许多的北京市小学校长。


“随着首都教育事业的发展,对教师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21世纪初,北京市提高了教师职业的准入门槛,大专以下学历者将不能从事教师职业。到2004年,全市中等师范学校停止招生。”李壑副主任向记者介绍。  


本次调研的40多位中学校长里,有近10人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。公开资料显示,首都师范大学创建于1954年,60多年来已培养出18万毕业生。当前,首都基础教育师资近一半都来自该校,很多毕业生已成为教育教学管理的骨干力量。



校长学历结构的变化彰显了什么


随着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,中小学对师资的需求在结构和层次上都有了新的变化。一方面,中小学的校本课程开发,非师范类毕业生广泛的知识面具有优势;另一方面,高中物理、化学和生物等科目,非师范类综合大学毕业生在专业知识背景方面有自己的长处。


非师范出身教师越多,就意味着非师范出身的中小学校长将会越来越多。


时代、教育在变,选拔校长的观念也在转变,着力改善校长队伍的学科结构,促使校长的学科背景向多元化发展。


北师大教育学部副教授卢立涛认为,“这反映出了新时代的学校发展要求,教师教育培养体系的转变和对人才质量评价标准的多元化。”


今天的中小学已从过去更多强调外延式的发展,转变为更注重文化的内涵式发展,内涵式发展呼唤高质量、有特色、有思想的教育家办学。在教师培养上,过去的师范单一培养已不符合需求,教师教育越来越多元化,这势必影响校长的多元化。从人才评价标准来说,过去更看重学历、学习背景,现在更多关注综合能力、专业素养等。“这是一个进步,当然也对我们的校长选拔、聘用、培训等带来了一定的挑战。”卢立涛说。



非师范“出身”校长演绎精彩办学


“建国以来,从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,非师范出身的中小学校长一直都有,只是人数相对较少而已。比如北大毕业的陶西平先生就曾经担任过北京十二中校长。”对北京教育史颇有研究的李壑副主任向记者介绍。


记者通过梳理发现,近年来,非师范出身的校长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取得了出色的办学成就,这对非师范出身的教师们具有明显的典型示范作用,推动他们不断追求自身发展。


北大附中校长王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。他在学校力推新课改,小班教学和走班制搞得风生水起。他表示:“在北大附中,每个学生面对多元的环境,都可以拥有自己的选择。学校这样的改革,为的是让高中变得不再像小学。”


人大附中西山学校校长舒大军毕业于北大哲学系。他办学怎么样,一位家长的评价可能最中肯:“一位好校长应该把学校带成一所探索求知的学园,带成一所生动温馨的乐园,舒校长正是这样一位好校长。我总是庆幸当初的选择,孩子早早放话了,高中也不离开人大附中西山学校,还在这里上。”


吴伟东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,担任北京一六一中学校长已有3年时间了,对于学校的进步,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:“过去的一学年,我们学校取得了辉煌的成绩,获得北京市基础教育科研先进学校、2016年引领京城教育品牌中学、2016年西城区教育系统创建学习型学校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,今年的中高考中,学校取得了优异的成绩。”


肖洪普毕业于北大数学系,现在是昆明市官渡区北京八十学校校长。对于如何办好北京八十中在北京之外的第一所分校时,他表示,将依托北京八十中的品牌优势、管理模式、国际教育等优质教育资源,传承和发扬北京八十中优良的办学理念、办学经验、育人模式,让北京八十中“一人一天地、一木一自然,让生命因教育而精彩”的“生态教育”理念在昆明落地生根。


王玉萍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,2014年任地大附中校长。3年来,她狠抓教学质量,学生的进步最令她惊喜。今年考上重点本科的学生,近90%的人入学时成绩名次在海淀区9500名以后,其中5名同学排在一万名以后。“可以想象,这该是多么令人震撼的跨越!但在地大附中,这就是事实,是不止一年发生、并且是被许多同学搞定了的事实!”


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云岗中学校长张进兵,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。在学校的发展过程中,他“致力于适合学生终身发展的学校教育”,制定了学校的阶段性发展目标及长期发展目标,推行以构建“高效课堂”“走班教学”为中心的全面提升学校办学质量的教育教学改革,形成了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云岗中学独特的学校文化。 


教师指导学生玩沙画。 摄/本报记者 云凯杰


■延伸阅读


当前三代校长唱主角


记者归纳发现,当前北京市中小学校长中,50后“老当益壮”,60后成熟稳重,70后已经成为教学管理的“中流砥柱”。


顺义区东风小学教育集团校长刘金广是一位50后。参加工作以来,他从乡村到城镇,从教师到主任,从一校一址的校长到一校三址再到四校五址的集团校长,从未停止过对教育的学习和思考。他把立德树人作为自己的价值追求,把促进每个生命向上、向善发展作为自己的教育梦想。在他的校长生涯中,他16次荣获全国、市、区优秀校长称号,所管学校荣获280多项荣誉称号。他从2012年起主持顺义区名校长工作室,对全区小学校长进行专业引领,为顺义区小学教育干部的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。“如果说我的一些想法能谈得上是‘教育思想’的话,那也经历了一个从‘朦胧’到‘模糊’再到‘清晰’的过程。”刘金广坦言。


中关村三小校长刘可钦是60后,这位全国数学特级教师已成国内基础教育领域知名专家,海淀区专门为她设立了“海淀区中小学优秀校长培训基地”,以“孵化”更多的优秀校长。在北京中关村三小,刘可钦最常对学生说的一句话就是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”。这句朴实无华的话,蕴含着刘可钦教育的理念和她一直坚持的初衷。


70后校长曹彦彦,掌舵大峪中学已有数年。之前她曾在北京九中、京源学校、古城高级中学等校任教,曾获得全国师德先进个人、北京市基础教育教学成果特等奖、首都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。在大峪中学,她带领全校师生打造“大山谷文化”学校特色,把门头沟的山山水水变成孩子们学习的大课堂,展现了一种新时代的大视野和大格局。“当我们把创意传达给学生的时候,学生可能会迸发出更多的创造力。”曹彦彦说。



■专家访谈


校长多元背景促教育多元发展
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“在当前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大背景下,校长的水平对学校的办学水平起着重要作用,校长学历结构和学习背景的多元化可以促进教育的多元化发展。”


储朝晖介绍,2103年教育部印发的《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》指出,校长的职责包括规划学校发展、营造育人文化、引导课程教学、引领教师成长、优化内部管理、调适外部环境。每项职责下面分三个维度:专业理解和认识、专业知识和方法、专业能力和行为,提出了六十项要求。


核心素养、新高考改革、中考改革……近些年,一系列教育改革,正在倒逼学校改革,这对校长要求越来越高。储朝晖认为,校长担负着引领学校和教师发展,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的重任,多元化的学历和背景也有利于校长的办学视野更加开阔,也能为教育领域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考。


储朝晖认为,不论什么专业出身,不论什么学历,校长都要与时俱进,制定自我专业发展规划,不断提升专业发展水平,努力成为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专家。


□文/ 本报记者 梅林 李继君 郑祖伟 常悦